用雙手撐起一個家!殘疾男子「爬行養雞4年」賺錢報答養父恩 不哭不放棄: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公平

一個殘疾棄嬰為了報恩,用雙手爬行給養父蓋新房。遭遇不幸的他依舊身殘志堅,靠著自己的努力改變著生活,也報答著養父母。

丁轉成在凹凸不平的院裡餵雞,只見他用雙手當腳,一前一後扭動著身體,拖著兩條扭曲變形的雙腿向前爬行。26歲的他從未直立行走過。一出生患脊柱裂,被親生父母拋棄,養父丁金拴將其撫養長大。如今,養父年事已高,常年患病,丁轉成依靠自己雙手養雞賺錢,支撐起和養父的家。


Advertisements

講述丨雙手布滿老繭,兩天磨破一條褲子

小丁的家四面環山,房子是土坯房,沒有院牆,廚房和雞舍是用石棉瓦搭建起來的,散養的雞和幾隻鵝,在房前屋後四處溜達,尋覓食物。

一早,小丁開始餵雞,他一手拿著盆子,一手按在地上,兩條腿跪在地面往雞舍旁挪動,動作嫻熟,速度很快,養父丁金拴則在雞舍裡忙活著收雞蛋。

丁金拴今年64歲,是個老實憨厚的農民,至今未娶。丁金拴身高1.55米,小丁跪坐在地上,挺直腰板,僅到父親腰部。

對於小丁身世,丁金拴也沒有刻意隱瞞。小丁在年少時,就知道自己是養父撿回來的,後來被診斷出患有脊柱裂。


Advertisements

常年爬行,小丁的雙手手掌和指頭上都布滿老繭,下身的牛仔褲沾滿了塵土,膝蓋位置磨出兩個洞。「這條褲子剛穿兩天。」小丁說,從小到大,磨破的褲子不計其數,一般兩天就會磨破一條。

平時,好心的村民和朋友,會給小丁送來一些不穿的褲子和衣服。小丁也不管男、女褲,美觀與否,只要能穿得上,他都收下。

也有好心人給小丁送來一輛輪椅,讓他少一些爬行。但家裡路面崎嶇不平,輪椅派不上用場。


Advertisements

小丁說,父親沒什麼收入,身體也不好。他雖然不能直立行走,但手還可以幹活。為此,小丁飼養了1000隻小雞崽,但沒有能力翻修雞舍。天冷,小雞湊在一塊取暖,死了一大半。

不過,幾個月過去,活下來的雞也長大了,開始下蛋。「現在一天能出300個雞蛋。」小丁說,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裡幫他賣雞蛋,嵩縣縣城的一些居民看到後,向他買雞蛋。但怎麼給人家送去呢?

有熱心人給小丁買了一輛小型三輪車,他讓人進行了簡單改裝,把剎車放在把手上,朋友教他騎了一天,就學會了。現在小丁每隔上幾天,就會騎車到縣城給人送雞蛋。

小丁家距離嵩縣縣城約30公里,山路蜿蜒盤旋,一側是陡峭岩石,一側是數米深溝。每次出發前,他都艱難地爬到三輪車旁,一隻手拉著座椅把手,另一隻手按著車的下部,使勁一蹬,坐在三輪車車座上。如果拉著雞蛋,他要走2個小時才能到縣城。

Advertisements


心聲丨「我能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公平」

小丁外表俊秀、性格樂觀。但由於身體原因,他沒上過一天學,但平常見得比較多的字,他都認識,寫起來有些困難。

他自嘲,普通話是「半自動」,看電視時跟著學的。字也是跟著電視認的,遇到不認識的字,會求助朋友,讓他們幫他識字。

Advertisements

「我自己知道,如果一輩子窩在山溝裡,別說報答養父,養活自己都是問題。」小丁說,他學字,學普通話,就是希望以後可以走出去。


Advertisements

隨著年齡增長,小丁看著養父的艱難,他曾提出,可以到縣城做學徒,學一門手藝,貼補家用。但下肢癱瘓,走路全靠爬行,父親擔心小丁獨自外出不便,此事作罷。但小丁還是私下找過一些工作。

有一次,朋友介紹讓去學修電機,但老闆看到小丁的狀況時,便拒絕了他。

還有人給小丁建議,可以到縣城或者市區沿街乞討,小丁立馬回絕,「我只是腿不方便,又不是不能走路,有手有腦,為什麼當乞丐?我要靠自己雙手掙錢」。


Advertisements

小丁家庭貧困,附近村民和朋友經常會過來幫忙幹些雜活。丁延召是小丁的發小,他說,「別看他用手走路,速度就比正常人慢一點,我們經常一起上山。雖然身體有殘疾,但他沒有自暴自棄,很堅強,腦子很靈活,學東西特別快」。

今年3月,小丁雙腳潰爛嚴重,引發高燒40℃,他渾身無力,發抖,隨時可能倒在路邊。在好心人士和朋友幫助下,他被送到了醫院。醫生給出意見,潰爛嚴重,需要截肢,否則還會影響到其他部位。


「把腳截掉,潰爛的負擔就沒有了,活動可以自如,我還可以靠自己雙手努力賺錢。」小丁考慮後,決定實施截肢手術。

術後,小丁從醫生那兒了解到,由於他爬行時間太久,小腿嚴重變形,如果要安裝假肢,還要進行矯正手術,可能膝蓋以上部位全部需要截肢。「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可能還選擇現在的活法。」小丁說,膝蓋以上部位全部截肢,如果到那時,站不起來,那這輩子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不能再拖累養父了。

小丁也有自暴自棄的時候。「一個人發獃時會想為什麼別人都能站立,我卻不行。」小丁說,可轉念一想,如果不是養父當年撫養自己,可能自己早就死了。「不能哭,哭解決不了問題,我能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公平。」


今年,小丁還學會了在手機上開直播賺錢,當時養雞花費大,買玉米的錢都快沒了。朋友勸他可以開直播賺錢,有網友看到小丁後,直呼他長得很像黃曉明。

小丁說,直播剛開始玩,沒多少粉絲,他會做些動作,比如爬樹,騎摩托車等,可能大家對這種事情不太關注吧。

感恩丨靠自己雙手掙錢,報答養父恩情

小丁與父親的情感很特殊,兩人在家時,交流並不多。


「我爸就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不善言談,儘管嘴上不說,但他對我特別關心。」小丁說,他做每個決定時,都會告訴父親,徵求他的意見,儘管每次父親都說,聽你的。但他認為這是對父親的尊重,不能騙他。

「父親把我養大已經很不容易了,也是因為我,很多人看不起父親。雖然我站不起來,但我可以靠著自己雙手掙錢,報答養父的恩情。」小丁說。


望著背影,看到了小丁的堅強和執著,生活的艱辛和無奈沒有摧垮一個人的心,希望更多的人關注像小丁一樣的朋友,讓我們一起為他們助力!

患難夫妻!殘疾丈夫24小時照顧患病妻,為省錢「兩塊饅頭吃三天」 心酸又暖心:妻子是第一位

俗話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每對夫妻能走到一起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在對方有難時,作為婚姻中的伴侶,我們應該做到不離不棄,相濡以沫!


圖片上這位男子漢叫王練武,今年5月份妻子陳小旦患病住進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他一直守候在身旁,為省錢給妻子看病,他儘力照顧妻子吃喝,但捨不得給自己花錢,買兩塊饅頭,喝點白開水,能湊著吃上三天,讓人看到很心酸,可他說給妻子看病是第一位,其它都無所謂。


說起王練武,他真是個從小苦到大的殘疾人。3歲時一場高燒後,他得了小兒麻痹症,腿往上翹,骨頭彎著,小時候一直趴著走路。到了上學年齡,父母背著他去上學,可有時父母農活忙顧不過來時,他就爬著去學校,這樣的狀態經常經常讓一些同學嘲笑,心裡很難受,媽媽見孩子常常會遭到欺負,也時常流眼淚,上二年級的時候,就勸他放棄了上學,輟學在家,長大後才知道沒堅持上學成了他一生遺憾。


2015年前後,在好心人介紹下,他和妻子陳小旦開始來往。陳小旦的命運比他還差,生下來的時候就沒有頭髮、沒有手指,有腳但沒有腳趾,身體還有多處潰爛,常年要用藥。她說:小時候好多人都把我視為「怪物」,就連親戚家也這樣看,有一次去親戚家吃飯,不讓我坐桌子吃飯,直接把我趕到了桌子底下。


兩個苦命人在接觸中,因為一碗餛飩讓他們心貼到一起。王練武說:剛接觸時,有一天陳小旦見我一天還沒吃飯,就到街上給自己端回一碗熱騰騰的餛飩,很誠懇地讓我趁熱吃下去,從小到大沒有遇到這樣的溫暖,那一刻我很激動,讓找到了一種家的感覺,於是我們很快就成家了。


2019年8月,他們的女兒出生了。望著健康活潑的女兒,兩人都喜極而泣,陳小旦說:「我從小殘疾,常年要用藥,又沒容顏,想著這輩子都不會有人娶我,娶我就是一個負擔,沒想到老天給我賜給一個好丈夫,又有了可愛的女兒。

王練武回憶女兒出生時說:「那時女兒出生時難產,擔心她們母女倆,從醫院這棟樓6樓到那棟樓10樓,樓上樓下來回跑,緊張地全身衣服都濕透了」。


女兒的出生給兩個苦命人帶來了從未有過的歡心,可是,命運總是那麼不公,2020年5月份,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陳小旦被查出鱗狀癌症, 醫生說這病治療最少也得30萬元(約130萬新台幣)。這對兩個殘疾人來說如同天文數字,儘管有農村醫保能報銷一部分,但其他費用也如泰山壓頂。


王練武在艱難面前沒有一絲退縮,他說,自己再苦再難也要堅持下去,陪伴妻子把病治好,這是一個男人應當做的。

於是,他在陳小旦病床一旁鋪了一張爬爬墊,一天24時陪伴著妻子。他說:「睡在這裡我離她近,方便照顧她。這邊放個水壺,她一渴了就倒水給她喝。晚上她要上廁所,我端個盆也很方便。


除了陪伴照顧妻子,王練武有時還要外出問醫問葯,他不想花錢打的,索性把家裡的電動三輪車也騎到鄭州,他說:有了這三輪就有了腿,會方便很多。在生活的打壓下,在坎坷的磨難中,這個殘疾大哥變得越發堅強,也更男人!大家說是不是啊?


看來什麼是夫妻?從他身上可以看出:夫妻雖然是一種生活,但更多是同舟共濟的爬坡!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