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艷芳傳奇一生唯缺家人! 從小重男輕女 95歲母親持續「打官司要遺產」 網友嘆:何時才放過她?

很多人都說,梅艷芳傳奇的一生什麼都不缺,唯獨在家人以及愛情方面缺了一大角。原本該是支撐她的最大力量,卻反而是她一直無法彌平的傷口。



01

梅艷芳95歲高齡的媽媽向法院申請,要求梅艷芳遺產管理人給她一次發放7100萬港幣生活費,因為她判斷自己還有10到15年壽命,需要用這些錢。

梅艷芳離開近15年了,她母親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向法院申訴爭奪她的遺產。

Advertisements

梅艷芳走後時留下了大概1億元港幣的遺產,包括房產、現金、珠寶等。但是梅艷芳並不打算把自己全部財產留給家人,而是成立了一個信託基金,將自己遺產做了安排。


梅艷芳覺得母親不善理財,而且好賭,所以讓信託基金每月發放給她7萬元港幣作為生活費,這筆生活費幾年就會提高一次,2007年變成12萬元,2015年變成15.8萬元……

梅艷芳一直遺憾自己沒有接受高等教育,所以還拿出140萬元給4名外甥及侄女作教育經費,保證他們完成大學學業。

因為生前信仰佛教,梅艷芳準備在母親百年之後,將自己剩下的財產全部捐獻給「妙境佛學會」。


梅艷芳為何不肯將自己的錢留給家人,而要讓信託基金幫忙安排呢?

其實,梅艷芳生前被哥哥梅啟明和媽媽傷害太多。在她離開世界前,她和母親關係已經完全惡化,她不願把自己的遺產留給「任何一個梅姓的人」。

Advertisements

梅艷芳和家人關係是如何惡化的?

梅艷芳其實從小是個非常孝順的女兒,對家人也很好。

梅艷芳父親很早走了,留下兩子兩女,梅艷芳是最小的孩子。她4歲半就開始在戲班獻唱掙錢。

Advertisements

一次參加香港舉行的新秀歌唱大賽,梅艷芳獲得了冠軍,從此就走進了演藝圈。

梅艷芳成名後,家人的花銷基本都由她負責。但梅艷芳的媽媽卻「重男輕女」,無論梅艷芳為這個家付出多少,她都只寵愛自己的兩個兒子,尤其是大兒子梅啟明。

梅艷芳剛出道不久,梅啟明就向她要300萬港幣經營狗場。

1988年,300萬港幣對一個普通香港人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梅艷芳雖然覺得自己哥哥不是做生意的料,但是經不住母親勸說,將自己全部積蓄拿出來給了哥哥。

Advertisements

誰知梅啟明不僅將這些錢全部虧掉,還欠了巨債,並且讓母親作為擔保人,變相把債務轉嫁給了梅艷芳。

梅啟明因為債務逃到美國,梅艷芳後來才知道自己背上了巨額債務,只有更加努力掙錢還債,兄妹二人也因此反目成仇。

梅艷芳提起此事時曾說:

對他(梅啟明),我已經不恨了,但仍不能釋懷,如果在街上遇到這個人,我不會看他、理他!我覺得自己一向對人很好,但一直遇到被人出賣的事。朋友出賣我,我可以放棄對方,可這次出賣我的是自己的親人。

Advertisements


02

雖然和妹妹梅艷芳沒有了直接聯繫,但是梅啟明仍然能夠通過媽媽索要梅艷芳的財產。

1996年,梅媽成立「世界中西醫學協會」。為支持母親,梅艷芳先後捐出1000萬港元,並擔任該協會的名譽主席。

可四年以後,梅艷芳突然宣布與媽媽打理的「醫學協會」劃清界限,因為她發現母親利用她的名義在外大肆借錢。

Advertisements

這件事之後,母親不僅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反而在媒體上公開指責梅艷芳只給這個協會捐了100萬元,不是之前說的1000萬元。

梅艷芳無奈地說:

「錢的事,我不想再講,實際捐了多少她最清楚。作為女兒,我也不想將家事拿出來說,雖然她是老人家,但這不是藉口!孝順有好多種,我也有我的原則,不想愚孝。」


2003年梅艷芳患上了病,母親得知後立即打電話給梅艷芳要一筆「傍身錢」,之後每次打電話母親都在要錢,梅艷芳每次掛了母親電話就會大哭一場。

母親的態度讓病中的梅艷芳感到絕望之極,她離開前立下遺囑,不將自己財產給母親和哥哥,但願意拿出錢讓母親安度晚年。

Advertisements

梅艷芳走後,她母親在哥哥梅啟明的慫恿下,開始和信託基金打起了訴訟官司,要求一次獲得梅艷芳全部遺產。

順便說一句,那個逃到美國的梅啟明後來回到了香港,和母親生活在一起,靠著母親領取妹妹梅艷芳的撫養金度日。

由於梅艷芳母親不斷與她的基金會打官司,耗費了大量律師費,最後基金會幾乎拿不出來錢給梅艷芳母親支付生活費,不得不變賣梅艷芳的私人物品,包括內衣,籌錢給梅艷芳母親當生活費……




03

梅艷芳短暫的一生,可能最大的痛就來源於重男輕女的母親,無論她為自己家人付出了多少,母親給她的關愛也遠遠不及母親給哥哥的關愛,即便在她病的日子,母親也只當她是個提款機。

一個母親「重男輕女」,不僅讓女兒痛苦,其實兒子也並沒得到真正的愛,她只是用「溺愛」兒子的方式,來填補自己的心理缺失。

一個女性重男輕女的思想,主要來源於缺乏自尊感。

很多人可能都認可,子女是自己生命的延續。但對有些人來說,子女不但是自己生命的延續,還承擔著自己生命的一個重要功能——替代自己完成自己生命的未完成的東西。

很多重男輕女的母親,自己就成長於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女人」這個身份本身就是一種「恥辱」。

有人會拚命工作,將自己女人的特徵「去掉」,像個男人一樣參與社會競爭,擺脫這種「恥辱感」;

有人會拚命想要生個男孩,寵溺兒子,讓這個「男性」去彌補自己作為女人的遺憾,通過他獲得自尊感。

梅艷芳的母親就是後者。

無論她的女兒有多麼優秀,兒子有多麼沒用,在她心中,也只有兒子能夠彌補她的自尊感,只有兒子讓她獲得成就。

一個人的心如果有了這樣的盲區,她將自己人身價值的實現全部放在兒子身上,女兒就算付出自己所有,她也難有愧疚的感覺,反而覺得那是理所當然,她從女兒那裡獲得金錢,轉手給予兒子,從兒子那裡獲得價值和肯定。


但是被母親這樣「深愛」的兒子就一定會幸福嗎?很可能不會,他可能會過度依賴母親,與母親難以分離,缺乏責任感,甚至難以獨立生活。梅艷芳的哥哥梅啟明就是這樣的人,如果他沒有梅艷芳這樣的明星妹妹,他也會依賴母親。

梅艷芳母親可能永遠都不會明白,自己的做法,給重病中的女兒帶來過多麼巨大的傷害,又給自己「深愛」的兒子造成多少惡果。

梅艷芳自己可能也沒想到,她深思熟慮給母親提供的供養,最後會為支付一場場官司花掉大半,而母親仍然無法安度晚年……


看完以後真是令人不勝唏噓,如此受人推崇的一代巨星,居然得承受家人如此重大的傷害,但願這場風波能趕快平息,讓她終於能在多年後好好休息,別再受到這些風風雨雨的叨擾了。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