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同父異母的大哥!7歲時被父親拋棄 73歲第一次「見到明星弟弟」直言不貪他的錢

2013年8月31日中午,5輛浙江籍牌照的汽車排成一隊駛入了安徽蕪湖市鳩江區裕溪鎮,停在一戶姓房人家的大門前。

等在門口已久的兩位老人瞬間淚流滿面。

從車內先走出了10位穿制服的保安,緊接著成龍走了出來,後面還有二十多名隨行人員。

Advertisements

跟兩位老人寒暄幾句,成龍就跟隨他們去了村裡的祠堂,鄭重地祭拜了房家祖先,翻看宗族家譜時,看到裡面有房仕龍和房淑民。

早在2004年,成龍就舉行了特別的儀式把兒子的名字改為了房祖名,引得眾人議論紛紛。

闖蕩香港,改姓謀生

Advertisements

1914年,房道龍出生於安徽省蕪湖市裕溪鎮。

青年時期,他四處漂泊,走南闖北,算是一個有見識的人。

到了適婚年齡,老家人給他介紹了尹氏,二人結婚後生下兩個兒子,大兒子房仕德,二兒子房仕勝。

兄弟倆還有一個小名,分別叫大化和小化。

不幸的是,在1947年大兒子剛滿7歲,尹氏就因病離世。

Advertisements

那時候,房道龍在南京做特務,表面風光,但這個特殊的職業隨時都會招來殺身之禍。

當時時局有變,房道龍只得將兩個孩子託付給家裡的親戚,自己為了活命,連夜逃走。

房道龍早就聽說港澳地區遍地黃金,於是一路輾轉來到了香港。

初來乍到,他才發現香港的生活並不是別人說得那麼容易。

Advertisements

沿街乞討多日之後,他總算在飯店找到了一個做廚師的工作。

在這裡,他遇見了一個同鄉——陳莉莉,這是一個性格堅毅、不怕吃苦的女人。

房道龍喪妻,陳莉莉喪夫,自然有了交流的話題,慢慢就產生了感情,最後生活到了一起。

她們有一個共同的生活目標,那就是要在香港紮根。

Advertisements

由於身份特殊,房道龍決定在香港隱瞞真實身份,跟隨妻子陳莉莉改為「陳」姓,名字也改為了陳志平。

不久,他們生下一個兒子,取名為陳港生,對他的管教也非常嚴厲。

這孩子生性頑劣,不愛讀書,陳志平沒法,只好將他送到了戲班學習,希望他長大後有一技之長,能找個活兒養活自己。

Advertisements

陳港生遺傳了母親的強大基因,在學藝的道路上展現出常人做不到的耐力與"拼"勁。

從跑龍套做起,硬打硬拼,親力親為,在演藝界留下一個又一個厚重的腳印。

Advertisements

那個年代,正好又遇上了港台影視業發展的大好時機,他霸氣地闖進了好萊塢,成為享譽海內外的國際巨星,也給自己取了一個響噹噹的藝名「成龍」。

可成龍那兩個被「遺棄」在安徽老家的哥哥就沒有他這麼幸運了。

母親離世,父親又突然失蹤,7歲的房仕德帶著4歲的弟弟房仕勝流落街頭,乞討為生,就如兩棵浮萍。

長大後,兄弟倆也沒離開家鄉,都找了當地的姑娘相繼成了家,但心中一直在牽掛著下落不明的父親。

在香港生活了30多年的陳志平,看著自己的小兒子一步步成名,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

然而,每當陳志平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他腦海中總會浮現出大化和小化的模樣,想知道他們身在何方。

改革開放時,得知身邊有人用寫信的方式尋找內地的親人,陳志平也決定試一試,手寫了一封又一封的信,四處託人幫忙寄往老家安徽。

失散30餘年,父子三人終相聚,父親又杳無音訊

上世紀80年代初,房仕德在郵局找了一份工作做郵差,發現一封從香港寄往蕪湖市裕溪鎮的信,收信人正是自己和弟弟的名字。

打開信得知是父親寫來的,兄弟倆喜出望外,照著信上的地址給父親寫了回信。

遠在香港的房道龍得知兩個兒子還在老家,激動不已,但他只能把這份喜悅的心情緊緊地壓在心底,不敢跟任何人提起。

直到1982年的春天,按照父親信中的安排,房仕德和房仕勝兄弟倆踏上了廣州之旅,在一家賓館里父子三人終於見了面。

看到的第一眼,就抱頭痛哭,淚流不止。

這次見面,陳志平把自己當年連夜離開的境況都說給了兩個兒子聽,還告訴他們自己在香港有了妻室,另有一個工作非常忙碌的小兒子。

只是,他絲毫沒有透漏,自己的小兒子是家喻戶曉的明星成龍。

房仕德和房仕勝也根本不會想到,自己命運坎坷,這輩子能跟國際明星扯上任何關係。

看到父親已是滿頭銀髮,不再是小時候記憶中的模樣,哥哥房仕德一再表示,雖然自己和弟弟房仕勝小時候吃盡苦頭受盡罪,但是理解父親的苦衷,絲毫不怪他當年的不辭而別。

其他一切都不重要,父子三人能夠再相聚,健康平安,就是今生最值得慶幸的事。

1985年,經過多方面的努力,年逾古稀的陳志平終於回到了闊別30多年的家鄉蕪湖市裕溪鎮房橋村。

此後,每隔幾年,陳志平都要抽空回到蕪湖老家小住一段時間,看望兒子和孫輩們。

1994年,陳志平迎來80歲,考慮到自己的時日不會太久,房家始建於道光年間的祠堂失於修繕,他就出錢重建祖祠,並準備修訂《房氏家譜》。

這時,陳志平才向房仕德和房仕勝道出了天大的秘密:自己在香港的兒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功夫巨星成龍。

房仕德和房仕勝聽後非常吃驚。

但是,陳志平一再叮囑,對這件事一定要守口如瓶,更不能去打擾弟弟。

他說成龍能取得今天的成績,全靠用命換來的,實在不容易,不能因為這事毀了他的名聲。

在《房氏家譜》里,陳志平寫下了這樣的一段話:房道龍與原配生有兩子,房仕德、房仕勝;在香港生有一子房小龍,現名成龍。

在修訂後的家譜中,成龍和房祖名的名字分別被寫為房仕龍和房淑民。

這次回來,陳志平還給房仕德和房仕勝留下了自己在香港的電話號碼,父子三人身在兩地時,可以打電話說說話。

而每天忙於拍戲的成龍,對自己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哥哥這事,毫無知覺。

他更不知道,父親這些年時常去內地度假,原來是跟老家兩個兒子生活。

年紀大了,陳志平的腿腳越來越不靈便,後來就沒怎麼再回家鄉來,父子三人通過打電話聯絡。

可是,從2001年開始,不知道什麼原因,陳志平留下的電話號碼就再也打不通了。

兄弟二人又開始日日盼、夜夜盼,等著父親再回來團聚,盼著父親的電話鈴聲能再響起。

7年過去了,兄弟二人都沒等到任何消息。

在這漫長的等待里,他們一直在煎熬中期待奇迹發生,也想通過媒體找到成龍,打探父親的消息。

但父親有言在先,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能去打擾三弟,那樣會毀了他的前程。

聯繫成龍的想法一次次在心中升起,但兄弟倆想起父親的叮嚀,又一次次地放棄。

直到2008年2月26日,房仕德突然在電視上看到成龍的父親在澳洲去世的消息,屏幕上的成龍悲痛不已。

那是國際巨星成龍的父親,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兄弟二人掩面而泣。

父親離世,親兒子怎麼能不送最後一程?

兄弟倆商議,這回不得不破例一次。

費盡周折,兄弟三人終見面

其實早在2004年,90歲的房道龍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一天不如一天。

他把成龍叫到床前,鄭重地向他講述了自己年輕時的經歷,叮囑他以後要與內地的親人聯繫。

直到那時,成龍才明白自己在內地安徽還有兩個哥哥,自己和兒子的名字已經被寫進房家的宗族家譜。

當年,他就公布兒子的名字由「陳祖名」改為「房祖名」,算是認祖歸宗。

房道龍去世那年,兒子房仕勝和房仕德都已是60多歲的人,他們能理解父親想回鄉的心情。

所以,兄弟倆首次向社會披露自己與成龍的關係,通過電視媒體公開向成龍喊話,表示希望能去澳洲參加父親房道龍的葬禮,盡兒子的孝道送父親最後一程,並一再強調不會花成龍任何一分錢。

房仕德的女兒帶著一大堆的材料找到當地媒體,證明自己一家是成龍的親戚。

當時,這件事在社會上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很多人斷言他們是騙子,這時候站出來攀親,一定是想「瓜分」遺產。

成龍這樣生活在香港影視圈裡光鮮亮麗的人物,怎麼會在內地有這樣的窮親戚?

雖然成龍一直沒有回應,外面議論紛紛,有人懷疑,有人指責,但兄弟二人決心已定,多次求助於媒體,只為跟成龍見上一面。

後來,他們上了一檔《非常了得》的節目。

房仕德說,自己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能與三弟成龍見上一面,希望他能把父親的骨灰送回老家安徽。

後來,兄弟倆商議一番,又寫一封家書,對成龍獨自辦理父親的喪事表示感謝。

他們想方設法藉助媒體的力量,想讓成龍知道自己有兩位哥哥。

得知父親房道龍的遺體告別儀式將於2008年3月8日在澳大利亞舉行,兄弟倆更是焦慮不安。

他們迫切地想去現場見父親最後一面,卻深感無奈。

首先,去澳洲哪個地方?如何才能進去?

其次,他們只是普通的家庭,去澳洲的路費還沒湊齊。

3月7日,房仕德終於等來了回應。

一位自稱是成龍北京公司的員工在電話中說,第二天會有5名員工專程趕到蕪湖,陪同他兄弟二人在家鄉舉辦悼念父親房仕德的活動。

雖然沒能去父親葬禮的現場,但成龍的這種安排,多少也為房仕德和房仕勝消除了一點遺憾。

兄弟三人的血緣親情,也因為父親的葬禮開始聯繫在一起。

後來,他們偶爾也通過電話彼此聯繫,成龍也聽到了哥哥們呼喚自己送父親骨灰回家的聲音。

2013年,距離父親房道龍過世已經五年,在浙江橫店剛拍完戲的成龍,直接奔赴了父親的老家安徽蕪湖房橋村。

安頓好父親的骨灰,完成了認祖歸宗的儀式,親眼看到自己和兒子的名字都在家譜里後,他與同父異母的兩個哥哥第一次見了面。

兄弟三人也非常感謝父親,在生命的最後時段,讓失散多年的血緣關係再次走到了一起,讓他們尋找到了自己的根,在茫茫人海中多出了一些至親的人。

後來,接受採訪時成龍說:「那天我就傻掉了,我說,請你們告訴我,爸爸騙了我一輩子,幾樣事情,第一,他騙我說是撿回來的;第二我突然間姓房了;第三我到底是不是房玄齡的後代」。對於身世,成龍充滿了諸多疑惑。

哥哥對弟弟依然敬而遠之

2021年,有記者走訪過成龍的哥哥房仕勝和房仕德,如今他們依然生活在老家的那個鎮,拿著微薄的退休工資,住的還是平房。

兒女們有的做了老師,有的做了電力工人,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

而成龍2013年那次回到房橋村,只是當天跟哥哥們一家人在蕪湖市區吃了一頓家宴,第二天喝完早茶後,就匆匆地返程又回到自己的影視圈。

他帶給侄輩們的禮物,是印著有他簽名的T恤,以及一些紀念性的物品。

他的那趟行程,只是提前一個月告訴了大哥一家,並交代一定要低調,切莫張揚。

房仕德的女兒因為難掩激動的心情,去定做了一條橫幅表示歡迎叔叔回家,沒想到在電話里就被成龍拒絕了,她只好把橫幅退掉。

兩個哥哥,對成龍這個弟弟也保護得特別好,直到當天車隊進村,房仕德才跟鄉親們說是成龍回鄉。

只是,後來再也沒聽說過成龍回鄉看望哥哥,也沒聽說過成龍有接濟老家人的行為。

對於此事,社會上眾說紛紜,成龍也從來沒有做出任何回應,或許他有自己的難言之隱,或許他在大家看不見的地方已經做出過很多事。

見面那年,房仕德73歲,成龍59歲,大半輩子都沒有出現過生活的交集,沒有任何感情做鋪墊,憨厚本分的哥哥們又不會說普通話,語言溝通上就有一條溝壑。

突然要親昵地喊一聲哥哥,換了任何人也會糾結一陣,顯得有些疏遠生分。

之後,房仕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每個月有退休金,能夠安享晚年,不需要三弟資助,在有生之年跟弟弟見上一面就心滿意足了。如果三弟有空回家,就想做家鄉菜給他吃,拉二胡給他聽。

血緣真是一種神奇的東西,能化成一根無形的紐帶牽引著親人,縱有萬水千山也沒法阻斷親情。

成龍的兩個哥哥房仕德和房仕勝,始終牢記父親的叮嚀,從未改變自己的初心,一輩子甘守清貧。

包括家裡的小輩,也從未想過利用成龍的名氣去做任何攀龍附鳳的事情,對成龍一直保持著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

比起那些為了撈到名利、滿足慾望而失去底線的親戚,成龍兩個哥哥的淡泊知足、有骨氣值得所有人的敬佩。

親人之間最高級的情感就該是這樣,給對方足夠的空間,默默地祝福,別勞煩不打擾。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