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早走!69歲老戲骨「數十年如一日照顧弟媳」 「一人盡兩人孝」照顧年邁雙親不敢老去

69歲大陸老戲骨濮存昕當年憑藉電視劇《英雄無悔》紅遍大江南北,事業如日中天的他,還被稱為「少婦殺手」。然而他這一生,童年疾病纏身、中年接連失去親人、一個人要養兩個家,弟弟的兒女,他當成親生兒女照顧;母親患了認知障礙,他就在母親房間裡打地舖,不離腳地照顧著,也讓他被評為「感動中國十大人物」!


Advertisements

某年,在他外出拍戲時,突然接到妻子宛萍電話:「你快回來吧,家裡出事了,爸媽已經哭暈了。」於是接到電話的濮存昕趕緊往回趕。這一次回家的路格外漫長。當他推開家門時,眼前的一幕讓他終生難忘。


Advertisements

宛萍扶著癱倒在沙發的爸爸媽媽,弟媳哭得直不起腰。

原來,是弟弟意外離世了。

弟弟還不到30歲,留下孤苦伶仃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

家裡的頂樑柱沒了,對兒媳來說這是天大的打擊。

喪子的父母也因悲傷過度而病倒。

而今後弟媳和侄子該如何生活,這個問題讓他徹夜難眠。

那天晚上,濮存昕向宛萍和弟媳講述了他和弟弟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01

濮存昕小時候有小兒麻痺,

他有一條腿是瘸的,走路需要扶著牆。

院裡的小朋友經常嘲笑他,沒有人願意和他玩,還給他起名為「濮瘸子」。


Advertisements

弟弟是他童年唯一的玩伴,也是他心靈上的寄託。

每當有小朋友欺負他的時候,弟弟總會站在他面前保護他。

而如今弟弟的去世,對濮存昕打擊巨大。

相比於哭暈在地上的父母和弟媳,濮存昕表面上看著冷靜許多。

可他是家中長子,這時候他不能再倒下。


Advertisements

與其讓家人擔心,不如自己把崩潰藏在心裡。

等到夜深人靜時,他獨自來到陽台,靜靜地蹲在角落裡抹淚。

凄涼的月光下,濮存昕看上去格外無助。

等到白天的時候,濮存昕又要將悲傷藏在心底,把整個家的重擔扛在肩上。


Advertisements

父母的白髮人送黑髮人之痛是他無法能感受的。

經過喪子,濮存昕爸爸徹底落下病根。

濮存昕深知忠孝難兩全。

於是半退影視圈,把大部分時間都用來陪父母。

父親和濮存昕

Advertisements


他自己也知道,這一退,名氣再難回去,很可能以後都是不溫不火的狀態了。

但在他心裡百善孝為先天下沒有任何事比父母更重要

從那時候開始,他有三年的時間沒有演過任何影視劇。

三年後才開始陸陸續續復出,但也不會一下接太多,一年最多拍兩部。

父母在,不遠行。

他接戲不會離家太遠,不然放心不下在家中的父母。


濮存昕父親蘇民(原名濮思荀),是人藝第一代演員。

宋丹丹、徐帆、陳小藝、江珊、王姬等人都是蘇民的學生。

小兒子去世,蘇民受到巨大打擊,從此元氣大傷。

在醫院休養很長時間,那段時間都是濮存昕在照看。

也從那時候開始,蘇民身體每況愈下。

三天兩頭往醫院跑,精神也不太好。

每天坐在小兒子房間不出來。


濮存昕看著父親,眼裡流下兩行淚。

喪子之痛,父親一輩子都不會釋懷。

濮存昕只能一個人盡兩個人的孝,每天給父親做好早飯,然後帶父親去公園遛彎。

起初,蘇老還能攙扶著走路,

後來即便攙扶著也無法行動,濮存昕就每天背著父親下樓

本來打算給父母買個帶電梯的新房,可又怕父母住不習慣,所以濮存昕就每天充當「電梯」背著父親外出散步。「小時候您背我,長大了我背您。」


那時候濮存昕也年過五十,長期背著父親上下樓梯,導致他的腰也落下毛病。

每次背完父親,他自己就開始捶腰。

他也到了需要別人照顧的年紀,可他還堅持要照顧自己老父親。


每天提醒父親吃藥、吃飯、喝水。

晚上給父親洗腳、按腳。

有一天,他正在給父親洗腳,父親低頭看見兒子的白頭髮,端起水盆還要扶著腰,突然感嘆自己兒子也老了。


晚上睡覺前,蘇老拉著濮存昕的手說:「有你這樣的兒子,我這輩子非常驕傲。」

2016年8月26日,蘇民因器官衰竭在睡夢中離世,享年90歲。

親人接連離世,濮存昕整個人生都充滿了灰暗。

還沒等他從父親離世的悲傷中走出,母親賈銓又病倒了。

陪伴自己六十餘載的丈夫駕鶴西去,賈銓一下子接受不了,整個人像失了神一樣。

濮存昕 蘇民 賈銓


脾氣暴躁、時而哭時而笑,還經常忘事,總是一個人發呆。

在父親去世之前,母親是公司的主管,非常精明能幹。

眼看母親精神狀況越來越嚴重,濮存昕趕緊帶母親去醫院。

醫生說:「這是認知障礙,可能是經歷過大喜大悲引起的,如果恢復不好,很可能成為老年癡呆。」

醫生的話無疑讓濮存昕心理負擔更加重。

自己還沒走出陰霾,現在還要讓母親走出陰霾。


這時濮存昕大姐濮曄站出來說:「我是大女兒,以後我搬過來和咱媽一起住。」

當天濮曄就回家收拾行李,搬過來陪母親。

濮曄也將近70歲了,退休前是大學教授,因為常年站著講課,膝蓋、嗓子、血壓都落下了病根。

每天給母親洗澡、做飯、按摩,沒過幾天濮曄就先倒下了。


嚴重到無法起身,血壓下不來160。

濮存昕趕緊把姐姐送到醫院,並且不再讓姐姐來照看母親。

「姐,你回家休息吧,以後我來照顧咱媽。」

把姐姐送回家,濮存昕住進母親家裡,再次扛起家中大梁。


02

照顧母親比父親要更細心。

有一天晚上,濮存昕起床上廁所,順便去看媽媽睡得好不好。

結果一推開門發現媽媽不在床上。

濮存昕趕緊把妻子叫起來一起去外面找。

他們打著手電筒,邊走邊喊:「媽,你在哪?」

那一刻,年過五十的濮存昕像個孩子一樣無助


一個小時候,濮存昕在一公里以外的公園看見母親的身影。

濮存昕壓抑住情緒,平靜地上去詢問:「您在這幹嘛呢?」

母親緩緩抬著頭說:「我想給我兒子買兩串糖葫蘆,他們倆最愛吃了,怎麼走這麼遠都找不著賣糖葫蘆的?」

聽完這句話,濮存昕趕緊深呼吸,試圖把眼淚憋回去。


隨後他扶著媽媽往家的方向走去。

而妻子宛萍在旁邊早已淚流滿面。

這一幕和電視劇《都挺好》中,蘇明玉去找老年癡呆的蘇大強一樣讓人感動。


此後,濮存昕晚上睡也睡不好,生怕媽媽一個人再跑出去。

於是他買回來一張摺疊鋼絲床,放在媽媽房間

還買了一根很長的繩子,一頭拴在媽媽手上,一頭栓在自己手上。

這樣媽媽一起床,他就能感覺到。

無論媽媽上廁所還是起床去客廳轉悠一圈,他都一聲不吭地在後面跟著。


白天也是每分每秒都在媽媽身邊,給她念詩,給她按摩。

為此,濮存昕辭去人藝院長職務。

院長在人藝這個大家庭,也如「長兄」一樣的存在。

國家一級演員何冰評價他:

「老說人藝是個家,那他就是人藝的長子。因為對一個家庭來說,長子付出是最多的,長子做的活是最多的,長子擔的責任是最多的,他都幹了。濮哥在當院長之前,那會他是一個如日中天的大明星,我覺得他應該非常清楚,你做了人藝院長,人的精力和時間是有限的,你要抽出一大部分時間來投放在劇院,他就這麼做了。」


在最紅的時候,濮存昕激流勇退。

他沒有像別人那樣趁熱打鐵,多拍幾部戲來提高知名度,而是選擇為自己劇院效力。

人藝的工資只有1500元(人民幣),不管你是多大腕,都是1500元。

如果外出拍戲的話,後面會多好幾個零,可是濮存昕拒絕高薪片酬,專心鑽研話劇。

包括人藝很多老戲骨都是這樣,

在外面不管你是頂流還是一線,進了人藝你就要放下二郎腿乖乖地坐著聽課。


因為人藝「藏龍臥虎」,太多老戲骨不願拍戲,只願意在人藝演話劇。

宋丹丹、楊立新、徐帆、梁冠華、吳剛、陳小藝、馮遠征等等都是人藝演員。

濮存昕扛起整個人藝,扛起整個家

可現在他力不從心,只能放棄工作,回家陪伴母親。

濮存昕還在母親衣服上都貼著家庭住址和聯繫方式,還告訴鄰居:

「如果看見我媽一個人出門,麻煩您馬上打電話告訴我。」

街坊四鄰都誇濮存昕是個大孝子。


可他也不再年輕,身體狀況大不如前。

有一次他蹲下去給母親綁鞋帶,結果兩眼一抹黑就倒在地上了。

這一倒,把宛萍和女兒嚇壞了。

女兒濮方趕緊帶著爸爸去醫院檢查,醫生說:「睡眠不足,勞累過度。」

濮方就和媽媽商量找個看護照顧奶奶。

結果看護晚上睡覺太沉,老太太起床上廁所她都沒發現。

因為手上拴著繩,看護把老太太絆倒在地,還摔了一身烏青。

濮存昕心疼得不行,就把看護辭退了。


濮方心疼爸爸的身體,於是她就搬進奶奶家裡,把繩拴在手上陪奶奶睡覺。

可是濮方已經成家,還有自己的女兒,長期在奶奶家住也不是辦法。

沒過幾天,濮方女兒就哭著喊著要找媽媽。

那一年,濮存昕已經65歲,他心疼自己外孫女,就叫濮方回去了。

濮方說再找一個看護,結果被濮存昕一口回絕:

「雖然我是你爸,也當了姥爺,但我永遠是你奶奶兒子,甭管我今年多大,我都要盡孝,盡孝關鍵在於付出行動,不是花錢請個看護就完事的。」

這時候女婿韓金凱主動提出讓他來照顧奶奶。


韓金凱是一名滑雪運動員,與濮方在黑龍江滑雪時相識。

有一次濮方從坡上摔下來,韓金凱立馬跑下去抱住她,才避免發生危險。

當倆人準備談婚論嫁時,韓金凱陷入沉思。

老丈人是國家一級演員,而自己父母只是普通工人,門不當戶不對,老丈人會同意這門婚事嗎?
正當他猶豫之時,濮存昕主動約他出來吃飯。

老丈人表示:「你們年輕人的感情我們不摻和,只要你們彼此開心就好,我們也不要彩禮,你不要有心理壓力。

除此之外,濮存昕還給女兒女婿50萬新婚賀禮,作為小兩口生活的啟動資金。


如此高的胸懷,成為圈內典範。

韓金凱也很孝順,不僅照顧著自己妻子和女兒,還照顧著老丈人和丈母娘。

這次,韓金凱還想來照顧奶奶,只不過被濮存昕拒絕了。

他對女婿說:「你們還有孩子,我外甥女那麼小,你們負擔很重,我們就不給你添亂了。」

在這樣相互理解,相互體諒的家庭氛圍下成長,每個人的血液都充滿溫良。


等濮存昕身體慢慢好起來時,母親身體也漸漸好轉。

他就每天拿著相冊給媽媽講從前的故事,讓媽媽回憶起往事。

還帶著媽媽去樓下挨個認鄰居。


03

2021年,濮存昕陪媽媽去醫院複查。

醫生說老太太恢復的非常好,簡直是醫學奇蹟,這和兒女無微不至的照顧有很大關係。

也就是說,濮存昕用孝心創造了奇蹟

母親病好之後,濮存昕依然不敢懈怠,生怕再複發。

他還和以前一樣,每天給母親做飯、捏腿、講故事。

您養我小,我養您老

平日濮存昕還經常陪外孫女玩遊戲,三代同堂聚在一起其樂融融。


他也沒有忘記弟弟的遺孀,十年如一日地給弟媳生活上提供幫助

每隔幾天他都會去一趟弟媳家裡,送點錢送點日用品。

一到放假的時候,他就會把侄子接到家裡和自己女兒一起出去玩。

如今濮存昕已經69歲了,即將步入古稀之年。

他不敢老去,他要用自己的晚年撐起母親的晚年,還要撐起弟媳的未來

除了對家人,他還對貧困山區兒童十分關心。

早在2000年,濮存昕就成立了愛心基金,專門資助貧困山區兒童學習和生活。

還在2002年獲得「感動中國十大人物」。


可就是這樣一位有責任有擔當地演員,如今卻接不到戲拍。

在一次採訪中,記者問濮存昕:「為什麼現在只演話劇,不演影視作品,是因為您更喜歡話劇工作的節奏嗎?

濮存昕說:「不是,是因為影視作品沒有我的活兒,我演的東西沒人看,娛樂市場真的沒有我的活兒。」


仔細看看現在的影視劇,確實很少有濮存昕的市場。

現在市場上出現的都是有商業價值的流量明星,哪怕演技不過關,只要有流量就有市場。

而像濮存昕這樣有演技、有德行的老戲骨,卻逐漸被市場「淘汰」。

濮存昕的「消失」,是娛樂圈的「悲哀」。

濮存昕出演話劇《林則徐》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