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戀成龍8年被劈腿鄧麗君!「狂追球星26年」被冥婚 66歲孤身無兒無女「為愛永不再婚」

2010年,曾經的足球健將,後來的亞視男星尹志強去世。

葬禮現場,相守26年的女友米雪,以未亡人身份送別摯愛。

下葬前夕,滿目通紅的米雪強顏歡笑,將一封字字帶血,思念至深的情書掩埋在黃土中。

Advertisements

伴隨著這封情書的掩埋,一代絕色米雪的故事就此封存。

沒有預兆,沒有告別,沒有賣慘。

米雪成為了偶爾出現,卻永遠閉口不提愛情的「工作機器」。

這挺酷的,也挺讓人心疼的。

Advertisements

這些年來,雖然米雪早已退出了江湖,但江湖上依舊有著她的傳說。

有人說,她日日飽受相似困擾,夜夜哭泣,情緒極度崩潰之下。

瞞著世人舉辦了一場「冥婚」,以告慰陰陽相隔的愛人。

Advertisements

也有人說,她是後悔的。

後悔在狂追男友的26年中,沒能誕下一兒半女,以至於落得孤身一人的下場。

還有人說,她如今已經病態起來。

Advertisements

工作之餘要麼約朋友瘋狂做運動,要麼走到遠處看風景,似乎一刻也停不下來。

今年,米雪已經66歲了。

無兒、無女、無夫的她還好嗎?

Advertisements

01

成龍,是個怎樣的人?

倔強,要強,非常驕傲,永不服輸。

他驕傲到即便是當年被曝出小龍女的存在,也不願意承認這是自己的污點。

理直氣壯地當著媒體記者的面反駁道:

Advertisements

這麼多年,我也不好過,很多男人做錯事情,我不是唯一的一個。

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

但就是這樣一個從不願意認錯的男人,卻曾經公開承認過。

Advertisements

這輩子唯一愧疚的女人,就是米雪。

是啊,在成龍大哥沒有出名之前,已經人盡皆知的「亞洲女神」放下功名利祿。

甘心痴戀了成龍整整八年,結果終於熬到成龍出頭,卻在報紙上得知自己的男友牽手鄧麗君。

可笑吧,愛了8年的男友劈腿,米雪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這對於任何陷入愛情的女性來說,都無疑是殘忍的。

很多年之後,提起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米雪卻笑得不置可否,然後淡然地表示:

「我們確實十幾歲就認識,但其他的,你就要問他啦。」

被傷害至深,卻不叫委屈不喊冤枉。

坎坷又強硬,生機勃勃,永不彎腰。

之所以養成這樣的性子,還要從自身的家庭開始說起。

1955年,米雪出生在香港一個比較富裕的家庭。

剛剛出生的米雪,並沒有像一般小朋友一樣嚎啕大哭。

反而瞪著滴溜溜的眼珠子,沖著窗外的光亮傻笑。

這種乖巧又討喜的性格,逗壞了親戚朋友。

人們都說,這個排行老四,極其愛笑的小丫頭一定是個富貴命。

因為是家中的第一個小公主,米雪的父母和3個哥哥們對她極盡寵愛。

2歲那年,對她給予了厚望的爸媽將米雪送進了當地有名的兒童早教中心。

隨後靠著優異的成績,在香港聖羅撒英文中心完成了中學課程。

有哥哥輔導功課,有媽媽燙髮扮靚,還有爸爸給她大把大把的零花錢。

這些寵愛和呵護,影響著她的身心發展,也塑造著她的個性。

為什麼這麼說呢?

米雪的家庭條件屬實有點複雜,她的父親有好幾房姨太太,而米雪的母親也不是正房。

所以雖然受寵,米雪的處境並不算好。

在這種勾心鬥角的大宅院中,米雪比任何人都渴望自由,渴望安穩。

小時候她最大的夢想,就是當一個流浪江湖的俠女。

因此在學習之餘,經常路見不平一聲吼,替家境不太好被欺負的同學出頭。

在一次例行行俠仗義的途中,英姿颯爽,笑起來極具親和力的米雪被星探發掘。

當得知自己只要參加訓練班就能演俠女之後,米雪馬上回家和父母攤牌。

親爸看著哭成淚人的女兒,最終只能長嘆一口氣。

還能怎麼辦呢,自己從小慣到大的女孩,除了寵著還能有什麼辦法。

米雪的目的也很簡單,只有自己有本事,在這樣的家族中才能說得上話來。

就這樣,放著好好的公主不做,米雪成為了一名演員。

一邊上課,一邊受訓和演戲,練就了一身樂觀大度、長袖善舞的本事。

幸運的是,複雜到極點的家庭並沒有影響到她豁達的生活態度。

反而幫她形成了重情重義、極富責任感的性格。

即便是成名之後,不管主持人怎樣暗示,她總是笑容淡淡地表示:

「爸爸和兄弟姐妹們對自己都很好,能有今天,離不開他們的栽培。」

02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電視圈,必然繞不過各種實打實的拳腳刀槍功夫武俠片。

心懷俠女夢想,「重然諾,輕生死」的米雪自然也不例外。

從進入訓練班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夢想著有朝一日,能成為在熒幕上衣袂翻飛,上下翻滾的女主角。

為了能最大成都成為俠女,毫無武打功底的她化身拚命三娘,實打實地練起了功夫。

什麼「手腳綁沙袋」、「雙臂吊單杠」「出拳高抬腿」等基本功,無時無刻地在折磨著這個剛剛成年的小女孩。

其中的心酸苦楚,我們正常人壓根無法想象。

別人逛街shopping時,米雪在一遍遍練習打拳,在頂著烈日重複踢腿。

別的女星手不能提肩不能抗,提個小杠鈴片就吐槽好重的時候。

米雪扛著沙袋自娛自樂,最後還得揉著渾身的青紫,拎著灌滿汗水的臭鞋和一身疲憊去洗澡換衣服。

為了速成,不甘落於人後的米雪拼盡全力。

別人練50次,她就練100次。

踢腿別人踢100下,她就堅持踢200下。

多少次摔了爬起,多少次傷了繼續,多少次淚汗同流,依舊無懼。

為了有拳拳到肉的真實感,米雪參演的每一個龍套角色都要求真打。

別的女明星將自己保養的皮白肉嫩,她可倒好,為了拍戲將自己搞得渾身是傷。

肩上的皮和手上的繭脫了一層又一層,每次收工時連邁腿的力氣都沒有。

最後只能扶著牆角一邊落淚,一邊咬緊牙關準備第二天的拍攝。

也是在這期間,米雪和自己的初戀成龍相遇了。

當時的成龍大哥,前有師傅的管束,後有武打巨星李小龍的壓制,壓根沒有出頭的希望。

索性就過上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快活一天是一天的日子。

白天跟著其他龍虎武師摸魚,收工後逛夜店喝花酒買彩票。

一個是毫無上進心的窮小子,一個是極有上進心的富家之女。

這倆人雖說認識,但交情不算深。

1976年,香港第一版《射鵰英雄傳》開始選角。

米雪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為了能成為黃蓉,這個小姑娘放棄了生活,放棄了所有。

終日將自己關在房間里,將繁瑣的原著小說背了個滾瓜爛熟。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米雪從一眾女演員中脫穎而出,成為了女主角。

拍攝期間,不管有沒有自己的戲份,她都會泡在片場。

手捧著一大摞台詞本,琢磨著如何成為黃蓉。

一番苦思冥想之後,還真給她琢磨出不少的門道。

比如黃蓉喜歡蹦蹦跳跳繞到別人身後拍肩。

再比如喜歡歪著頭一邊揪小辮子,一邊說話。

這些米雪琢磨出來的小細節,也成為了每一版黃蓉必有的招牌動作。

自她之後,從翁美玲到朱茵,連續三代黃蓉的外形都是皮膚微黑+美人三分齙的小兔牙。

彷彿黃蓉就該這麼長一般。

那一顰一笑的眼神,那話里言間的機敏,那心口不一的小心思,那淋漓盡致的愛情。

觀眾不得不為之讚歎,簡直身體里每個細胞都是戲啊!

何況,她還那麼美。

如此敬業且優秀的女孩,在片場收到了眾人的一致好評,也成功勾起了「花花大少」成龍的興緻。

看著眉目如畫,古裝扮相極佳的米雪,成龍越看越心動。

心動不如行動,成龍開始打起了米雪的主意。

為了能給女神留下個好印象,他先是戒了流連夜店的習慣,隨後連酒也很少喝了。

還學著米雪的勁頭,成為了片場數一數二的「拚命三郎」。

別人不要的龍套他接,不管是演屍體還是演大街上的路人甲乙丙。

別人不敢當上的危險戲份他上,不管是在火場中還是從高處墜落,他都趨之若鶩。

成龍想得挺好,等自己小有名氣了,就向「女神」米雪表明心意。

誰曾想計劃趕不上變化,米雪先他一步,成為了全香港的頂流花旦。

由她出演的《射鵰英雄傳》從播出的第一天起一路飆紅,還創下了香港史上第一個百萬收視紀錄。

米雪所到之處,用萬人空巷來形容都不為過。

不僅在香港和內地,就連泰國和印尼也有不少的粉絲,是當之無愧的亞洲女神。

一時間,這個明艷樂觀的女孩迷倒了無數單身男子。

彼時還一無所有的成龍一看,自己再不出手,可能就要涼涼了。

於是便開始了轟轟烈烈地追女仔計劃。

每天給米雪送花、寫情書,日復一日,最終米雪被成龍的真誠打動,兩人墜入愛河。

03

這段戀情,來得很明顯不是時候。

爆紅之後的米雪除了拍不完的影視周刊,背不完的台詞劇本以外。

還需要天南地北地跟著劇組到處拍攝,將成龍晾在了一旁。

一旁的成龍也趕上了好時候,在李小龍離世之後成功接棒,成為了香港電影圈力捧得「李小龍二號」。

順勢掀起了龍氏功夫喜劇片的熱潮,迎來了獨屬於自己的時代。

這段天南海北的戀情剛開始,還真沒出現什麼問題。

成龍經常在忙碌之餘開著自己的跑車到米雪片場,與女友共度晚餐。

或是帶著名貴珠寶和名牌包包出現,有一次甚至花100w港元買了一輛跑車送給了她,80年代100w港幣那也是巨款了。

小別勝新婚,倒也恩愛非常。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成龍大哥身上的劣根性就顯露無疑,尤其是在一躍成為武打巨星,開始勇闖好萊塢之後,成龍似乎變了。

這時候的他早已名利雙收,可以開始向下俯瞰米雪了。

多年之後,成龍在自己的自傳中是這樣形容的:

「當年剛紅的時候每天就是買奢侈品喝酒泡妞…妞不用泡,女孩子就像蝴蝶一樣圍過來,甩都甩不掉。」

是的,在得到米雪之後,成龍就在想:「什麼女不女神的,不也跟普通小女孩沒啥區別。」

再反觀米雪,在成龍的狂追過程中,對越來越依賴成龍。

哪怕行程再繁忙,也得給自己的親親男友通個一兩分鐘的電話,告訴對方她很想念他。

成龍讓她往東,她也不敢往西,成了現實版受氣的「隱形女友」。

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男友的壞脾氣。

結果到後期這段感情越來越不不平衡,成龍也越來不上心,兩個人就這樣漸行漸遠。

米雪很疑惑,前腳還天天寫情書,痴戀了8年。

後腳就連人影都摸不著,每天忙著拍戲了?

疑惑雖疑惑,但出於對男友的信任,以及演員工作性質的理解。

米雪壓根沒有過多懷疑,給足了成龍私人空間。

這种放養政策,成功地讓成龍迷失在鄧麗君的裙擺之下。

在遙遠異國他鄉相遇的兩人,就像是已經相識數年的好友一樣和諧。

隨後留下了彼此的簽名和聯繫方式。

同樣的體貼,同樣的溫柔,同樣的事事優先。

只不過這次的女主角,變成了鄧麗君。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遠在香港的米雪才從娛樂報紙頭版頭條上得知。

自己心心念念痴戀了8年的男友,愛上了大歌星鄧麗君。

被曝光的成龍惱羞成怒,一通電話都給了米雪:

「我愛上別人了,我們分手吧。」

8年的感情付之一炬,分手兩個字戳痛了米雪的心。

氣急的她不顧所有人的反對,拍攝了一部風月電影。

像是在報復成龍,又像是在折磨自己。

自此,8年痴戀被迫結束,曾經武打界的金童玉女徹底斷絕了聯繫。

也是受這場有花無果,備受打擊的初戀影響,這個開朗的女孩再也不願意相信愛情。

每當提起這段往事,她總是看似釋懷,實則遺憾地說:

我們十幾歲就認識了,不管是好是壞,那都是我的一個回憶。

愛情嘛,不是我負你,就是你負我。

那時候的她可能不會想到,多年之後,自己終究也成為了辜負別人滿腔熱血的負心漢。

04

有些愛情,不合時宜。

卻有著孤注一擲的勇氣,和破釜沉舟的決心。

這句話用來形容尹志強和米雪的愛情,再恰當不過。

1982年,正處於足球運動生涯巔峰的尹志強,應邀參加香港某檔電視台的綜藝錄製。

在嘈雜擁擠的後台,他第一次見到了米雪。

一眼誤終生,一生系一人。

從此米雪這個名字,成為了尹志強的唯一。

但彼時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想要走進米雪的心裡,難於登天。

為了能夠接近女神,本就有意退役的尹志強正式遞交了退役書,不顧一切地向演藝界轉行。

從滾在泥潭中的屍體開始演起,一路晉陞成為TVB赫赫有名的配角。

說來也可笑,被無數靚女追逐,有顏有事業有名氣的天之驕子,在米雪面前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小男孩。

相識的第二年,尹志強告白了。

不相信愛情的米雪扔出了一個「三不原則」的考驗。

她要求尹志強和自己在一起之後不可以同居,不可以結婚,也不可以生孩子。

當時的米雪,本來打算是讓尹志強知難而退。

卻沒想到尹志強一口答應了下來,這才融化了米雪冰封的內心。

多年以後,米雪在接受曹可凡採訪期間,主持人問她:

「尹志強是怎樣把你追到手的?」

米雪的回答,只有一個字:「愛」。

是啊,尹志強是愛她的。

為了米雪,他進入娛樂圈。

為了女友,他甘心沒名沒分地成為家庭煮夫兼貼身保鏢。

終日守著米雪,陪她去做一切她想要做的事情。

為了愛情,他過上了「發乎情,止乎禮」的柏拉圖戀愛,連一紙婚書都不配擁有。

極其喜歡小孩的他放棄了擁有孩子的權利,說:

「雖然我們沒有孩子,但是只要有愛,有愛心,哪一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孩子。」

這句話像是在安慰米雪,更像是在勸慰自己。

尹志強不想擁有一個家 ,不想和米雪結婚嗎?

似乎不是,在交往過程中,他不止一次地向米雪求過婚。

但每一次求婚,都會碰到一個不軟不硬的釘子。

複雜的原生家庭,加上被劈腿的初次戀情,米雪對婚姻相當抗拒。

她反覆強調:

「你看,你外面如果有女朋友的話,那張紙對我們來說,不就是麻煩嗎?而且我們不要孩子,這張紙對我們來說,是沒有用的。」

米雪總是幻想著來日方長,自己將一輩子被捧在手心。

但天不遂人願,1992年,一向健康的男友開始頻繁身體不適。

先是呼吸不暢,反覆流鼻血。

隨後脖子突然變粗,用手觸摸之後發現生長出了堅硬的腫塊,並且伴隨著嚴重的偏頭痛。

最後頭痛嚴重到整宿翻來覆去,也毫無睡意。

多次檢查過後,最終確診了鼻咽癌,病程已經進展到了中期。

為了丈夫,擁有大好未來的米雪主動放棄了女明星最美好的事業上升期,成了一名狂追男友的小女人。

18年抗癌生活,整整5840多個痛苦異常的日日夜夜,米雪從來沒出現過離開的念頭。

一個大好年華的女演員,在沒有婚姻束縛的情況下。

她本可以逃離這個沼澤,該負這個責任的人不應該是米雪。

這個時候離開,最多被人非議兩天,罵兩聲薄情寡義。

可她沒有。

為了高額醫藥費,米雪將自己的全部積蓄取了出來。

片場醫院兩頭跑,一心一意投入到治療之中。

他們攜手度過了人生中最難熬的日子,從病魔手中奪得了一線生機。

正當兩人暗自慶幸,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

命運壓根不準備放過這兩個苦命人,再次給予了他們沉重的打擊。

2008年,尹志強癌症複發,波及全身器官。

直到這個時候,守在他身邊的人,還是米雪。

看著病床上形如枯槁,消瘦得不成樣子的男友,米雪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似乎做錯了。

她堅持了這麼多年的不婚戀愛,似乎成為了丈夫的遺憾。

於是假借著工作的由頭,她披上了一襲大紅色嫁衣,想要鼓勵男友。

她沒想到,這襲嫁衣,卻成了尹志強最後的慰藉。

他沒能等來康復,也沒能等來一紙婚書,在2010年遺憾離世。

為這段堅守了26年的無證婚姻,劃上了一個句號。

多年之後,提起這段往事,米雪總是會眼眶通紅。

不知如果時間能夠重來,她會不會選擇在男友臨終前,跟他結為夫妻呢?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據港媒報道,在尹志強彌留之際,米雪一反常態開始籌備起自己的「婚禮」。

不僅將設計師精心設計的樣衣帶進病房試穿,還預定了幾桌薄酒,邀請親朋好友前來慶賀。

除了「新郎官」已經重病在床失去意識以外,其他的一切都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就好像歷經磨難,蹉跎26年的兩人真的結婚擺酒了一樣。

如此匪夷所思的「結婚行徑」,讓眾多媒體紛紛猜測,後悔之餘的米雪難道是要冥婚?

任憑外界流言蜚語傳的紛紛擾擾,輿論中心的米雪倔強地做著自己的事,將過去的前塵往事從此封存。

人前,她是積極向上,駐顏有術,在香港有著很高影響力的大前輩。

人後,看似堅強的她以淚洗面,每天在家哭到不能自己。

最後需要藥物干涉,才能平復糟糕的心緒。


這段26年難修正果的愛情,成為了全香港吃瓜群眾最大的意難平。

人們欣賞她,心疼她,希望她能在風華正茂的年紀重覓良緣。

但現實,卻和理想之間差了十萬八千里。

連續兩段愛情有花無果,結局迷惑愛情之後。

偌大個香港,再也沒有一個男人敢靠近米雪,生怕變成下一個尹志強。

日子在不停忙碌中過得似乎很快,快到沒空去回想失去的一切。

今年米雪66歲了。

如今的她在香港居住多年,至交好友不超過5個。

依然熱愛演戲,依然活力四射,喜歡和老友劉松仁相聚。

可惜的是,劉仁松後來也生了一場大病,腿腳開始有些不便。

結語

2020年,米雪參加了一檔名曰《單對單》的訪談類節目。

無兒無女,無男友無夫的她穿著粉色的運動服,帶著粉色的帽子,狀態看上去非常好。

面對久未露面的她,主持人問出了很多觀眾的心聲:

「據香港媒體說,你曾經和男友尹志強「冥婚」,這其中有什麼誤會嗎?」

面對主持人的追問,米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面回答了關於「冥婚」的真相。

她面帶笑容地說:

在他離世之前,兩個人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憶。

我覺得他是無憾的,這就夠了,根本不需要一紙婚書來證明什麼。

就算他走了,不在人世間,我也覺得他就在我身邊。

是啊,被劈腿,被冥婚,被全天下的人不理解,那又怎樣。

都說娛樂圈的感情涼薄,也會偶有例外。

深情到生死相許、甚至愛人死後被傳說辦「冥婚」這種程度。

菀兒相信不管再過多少年,也只會有米雪這麼一個痴情種子了。

敢問茫茫眾生,誰沒有過刻苦銘心的過去呢?

也希望曾經的「亞洲女神」在忙碌之餘,一定要多多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找個愛自己的好人,就嫁了吧。

逝者已逝,活著的人更應該好好活著,不是嗎?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