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年輕人不簡單!「為家人自建4層樓別墅」貼近生活需求 屋內藏最大亮點「設計成果令人滿意」

當一般人邁入23歲時,應該還處於初入社會、深陷迷茫的狀態,但這位青年早早就有了人生目標,甚至協助家人蓋起了一棟別墅!


這名23歲的大陸年輕人俞晨濤,外表清秀乾淨,大學未畢業時,就用70萬人民幣(約新台幣269萬)在杭州為家人設計了一幢別墅,163.35坪一半住一半租,實現在家種菜曬太陽的嚮往生活,被國內很多媒體報導過、小有名氣。

▲俞晨濤

Advertisements


01.你好,這是我自己造的家:庭院別墅-

造別墅的起因,源於大二結束時,俞晨濤突然接到父母打來的電話,說位於杭州臨安郊區的老家住宅因為安全問題要重建。
父母本只是想通知他一下,沒想到在瀋陽建築大學念書、剛好結束住宅課程的俞晨濤提出,不如自己來建。一方面他更清楚家人的生活習慣,另一方面也更節省費用,如果有不懂的地方,他還可以向學校的老師請教。

▲經歷四季的建造過程

Advertisements


在畫設計圖和做模型前,他總結了家人和自己的需求:
最希望家裡有顆樹,有住在大自然裡的感覺」;「還有大大的落地窗,陽光可以直接灑進房子」;「1層2層自住,3層和4層出租,每層的4個房間都有獨立廚衛,家人和租客能互不打擾」……

Advertisements

▲客廳


單單是做圖紙就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接下來,還有長達兩年的建造過程。

對於俞晨濤來說壓力不小。設計圖紙畫過不少,卻從未試過真的建出來,家人也有點遲疑,孩子雖然是學的建築學,但畢竟才大二,這麼重要的事能交給他嗎?

那時候我真的如著魔一般,做夢都在設計圖裡面走,想像人在裡面是什麼樣子,光照進來是怎麼樣的。

▲玄關與客廳

Advertisements


所幸,最後的成果父母與俞晨濤都非常滿意。

房子中央是一個玻璃牆面、明亮通風的天井,一樓的客廳、廚房、餐廳都圍繞著天井互相連接,沒有牆和門,樓上圍繞著天井做內部走廊。天井裡種著一棵葉片大又耐陰的七葉樹。

我很喜歡南方傳統院落的天井,下雨天,在房間裡就能聽到雨打在樹葉上的聲音,是件特別詩意的事情。

▲天井

Advertisements


客廳朝南面做了大大的落地窗,與二樓父母主臥的落地窗在視覺上相連。夏天坐在落地窗前吃冰鎮西瓜,看著太陽下山;到了冬天,窩在沙發裡打盹兒,也能曬飽太陽。

Advertisements

▲客廳


客廳沒有裝電視,直接用投影儀投在白牆上,自己打電動和看電影都很爽,媽媽也能在這裡對著影片做瑜伽。

▲客廳

Advertisements


客廳落地窗外面是一個小院子,其中一塊土地,俞晨濤本想留著種上一些竹子,讓房子外觀有些層次,但現在已經被媽媽種上一片綠油油的小青菜。

「因為要管理出租房,我媽不再去上班,過上了《嚮往的生活》般的日子。早起去菜地耕作,回來打掃家裡衛生,下午安靜看書,傍晚再去菜地裡澆水,家裡的蔬菜基本都是自給自足的。」

▲客廳可以直接步入院子


廚房做成無油煙的開放式廚房,灶台根據媽媽的身高量身定製,聯通的餐廚區成為家人相處最溫馨的一個區域,周末也可以愉快地和朋友在這裡聚餐喝幾杯。

▲廚房和飯廳


二樓是俞晨濤夢想中的開放式書房,平時他在這裡寫方案做設計,爸爸在這裡和朋友談事敘舊,抬頭就能看見天井那棵七葉樹。

▲書房


書房旁邊是俞晨濤和父母的卧室,牆壁刷成了深藍色,彷彿把房間放在深海裡一般。每一個房間的獨立衛生間都做了乾濕分離,乾區還可以充當俞晨濤沖洗膠捲的暗房。

▲俞晨濤的房間


而三四樓的出租房則有另外一個專門的樓梯通往。因為簡單的磚混結構、自己親自監工、整體原木風格的軟裝選擇,4層別墅包裝裝修,只花費了70多萬人民幣(約新台幣290萬)。

▲父母的房間

▲樓梯


02.徒步修行在隱匿秘境

一路跟俞晨濤聊了很多,發現他是少數的、很早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的年輕人,並且堅定不移、踏踏實實地做好。

高中有了學建築的執念、不惜滑檔也要選擇建築專業,不僅幫家裡造了一棟別墅,現在還考上了中國科學院大學的研究生

▲在雨崩村幫同行的小夥伴拍照


攝影也一樣。高中用優異的學習成績換來人生第一台相機,大學後就開始嘗試參加攝影比賽,自學技巧、調性和編排。《五口之家》這組攝影作品還拿了亞洲大學生攝影獎,現在,他還準備參加iPhone攝影比賽。

▲《五口之家》,俞晨濤和父母、爺爺奶奶的手

▲掛在家裡的裝飾畫也是俞晨濤的攝影作品


用偶爾幫人做設計、賣攝影作品賺來的錢,俞晨濤會拿著去旅行。

我問他,徒步雨崩村過程中有什麼深刻的感受,他說了幾個瞬間——

「進入雨崩村中就如同進入了一個小世界,徒步過程中,雨落了下來,周圍的林木都被雨水打濕。走過高山草甸,穿過光怪陸離的沙棘林,攀爬在古樹參天的原始森林,傾聽風聲、鳥鳴和不見蹤影的湍湍溪流。在天地間獨處,感覺自己像渺小的螞蟻。」

▲雨崩村


「徒步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有幾段路我獨自一人在隊伍後面走,遇到陌生人便互相閒聊鼓勵幾句,然後告別,再相遇,再告別。想起來,人的一生其實也是一趟修行,我們會遇到很多人,也會與很多人告別。

▲徒步途中


「徒步前行確實很累啊,在4000公尺的海拔,稍一加速胸口就劇烈起伏,心臟跳動的咚咚聲近得就在耳畔這是一個很奇妙的感覺,時間流逝與空間轉換在這一刻都變得不那麼敏感,我好像遠離了自己。

▲在3800米海拔的冰湖


「在雨崩村住宿,早上起來,輕輕拉開窗簾,之間太陽從遠處升起,本就有些成熟的青稞,被朝陽染成金黃一片,與周圍翠綠的山林形成強烈的對比,放眼望去,就像一幅絕美的油畫,掛在眼前,又像詹姆斯希爾頓筆下那個凈土香巴拉,如夢如幻。」

▲同行的小夥伴與雨崩村夜色


「從下該村到神瀑的一路都是聖跡,瀑布從幾百米高空飛濺而下,下面是堆得厚厚的經幡,朝聖的藏民歡欣喜悅地在下面轉三圈,渾身淋個透,我問他們怕不怕感冒,他們大多搖搖頭,說這是佛祖的賜福,再冷也不會感冒。」

▲神瀑與梅里雪山


從他娓娓道來的回憶中,看來他真的讀懂了雨崩村,也了解了大自然的奧秘,以及家人間真摯的情感。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