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最受寵愛小妹」48歲發病「全身動彈不得」 病情急遽惡化51歲赴瑞士安樂死「選擇尊嚴離開」

來自日本的51歲的小島Mina女士,在去年11月選擇了安樂死。

日本NHK最近播出一期特別紀錄片《她選擇了安樂死》,講述了她生活中深深的痛苦與無奈。


不幸降臨在小島Mina身上之前,她原本有著拼搏自立的人生。由於從小父母離婚,所以兩位姐姐惠子和貞子都對妹妹小島Mina特別關愛。

在小島Mina高中畢業後,她來到韓國首爾大學學習,畢業後作為一名韓語翻譯活躍在職場。

在兩位姐姐的眼中,小島Mina就是一位特別獨立而又要強的姑娘。

到了45歲的時候,小島Mina想為自己的人生帶來改變,轉而從事兒童福利設施相關方面的工作。

生活如列車般按部就班行駛向前,

但生活不是總緊貼在通往理想目的地的軌道上。

一場不幸在3年後襲來。

48歲那年,小島Mina被診斷出患有多系統萎縮症,這是一種神經科的常見疾病,單看名字難以想象這個病的可怕。

該病症造成全身無法行動,神經也逐漸退化。

更可怕的是,由於發病原因不明,目前也還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法。

這種病症,讓Mina漸漸變得連走路和說話都無比困難,到後面失去自理能力。

好在發病初期,小島Mina還算樂觀。

她時不時會在網路上記錄自己身上發生的變化,即使是看到就有點難過的記錄:

「2016年8月26日,東西經常會從手上掉下來,在平坦的路上摔倒,要靠在牆上換衣服。」

「2017年2月20日,開始要在姐姐身邊四肢著地爬行的時候,我連姐姐的臉都看不到了。說實話,我的心真的很痛。看到這樣場景,姐姐的心情也是不難想象的。」

二姐貞子含淚回憶說,「妹妹扶著牆壁走路,然後氣喘吁吁,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我感到很難過。」

但她起碼還有力氣,還有精力記錄自己的生活,

Mina還沒完全放棄,直到....2018年3月。

此時小島Mina的病情加速惡化,在去一家醫院就診時,看著患有相同疾病的病人躺在病床上靠著呼吸器維生,這樣的場景讓她對未來深感恐懼。

從醫院回來後,小島Mina開始變得更加沉默。

人到絕望的盡頭,往往會變得異常沉默。

大姐惠子在妹妹房間的被子下發現用毛巾綁接在一起的東西,小島Mina想不開了。

儘管在兩位姐姐的開導下,小島Mina也許是為了讓姐姐們寬心,她否認了自己有想不開的念頭。但在之後的日子裡,她卻趁著別人不注意多次意圖輕生

越來越不受控制的身體,在醫院裡看到的病友,彷彿是對自己未來的預言。

而「未來」兩個字,對當時的小島Mina來說,也許只是兩年,一年,甚至半年,連按秒來算,都能感受到緊迫感的,絕望的未來。

「看著天花板度過每一天,時不時餵東西給我吃,幫我換尿褲,最後每天都過著這樣的日子,還能感受到活著的快樂嗎?這樣還想要活下去嗎?」

「我認為可以選擇自己的離開,和可以選擇怎樣活下去是同樣重要的。」

沒有尊嚴的活著,還不如有尊嚴的走。

小島Mina每天都在心裡這樣自問自答。

她說服了姐姐們,希望體面的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想申請安樂死。

然而在日本,並不支持安樂死,於是她開始聯繫瑞士方面的機構——「我想在我還是我的時候接受安樂死」。

2018年11月中旬,小島Mina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

她的「未來」,或許已經來了。

她催促瑞士方面的機構能夠加緊安排她的申請,她擔心哪怕再多一天,自己都沒有體力遠赴瑞士。

終於,2018年11月25日,收到了安樂死組織同意回復的小島Mina,和兩位姐姐一起飛抵瑞士。

飛機上也許有人要回家跟親人見面,也許有人去這座城市開心的旅遊,而小島Mina要去結束自己的生命。

雖然姐姐們都不捨得她這樣做,但為了照顧行動不便的她,最後還是同意陪同前往。


小島Mina很堅定。

在面對面聽到小島Mina想要接受安樂死的意願後,醫生又給了她兩天時間考慮,如果後悔可以隨時回到日本。

第二天,還有醫生來對小島Mina進行的確認,最後的結果是她符合進行安樂死的必要條件。

兩天時間裡,小島Mina去意已決,兩位姐姐也只好尊重她的意願。

在進行安樂死的前一天晚上,小島Mina和兩位姐姐在酒店裡以水代酒,享受了她「最後的晚餐」。之前不想麻煩姐姐的小島Mina,也第一次拜託姐姐們幫自己洗了一次澡。

2018年11月28日,小島Mina人生中的最後一天。

在等待將小島Mina送往安樂死醫院的車時,姐姐就忍不住抽泣起來。

這大概是兩位姐姐此生最不想,

但是又不得不前往的目的地。

姐姐強忍著情緒,輕輕地把手放在小島Mina的腿上。

而這30分鐘的車程,小島Mina的表情雲淡風輕。

到了醫院后,小島Mina微笑著簽下同意書,

姐姐們的啜不成聲。

小島Mina躺在床上,工作人員向她介紹進行安樂死的步驟。

「你們準備好了嘛」

小島Mina看著兩位泣不成聲的姐姐。

「那....我要走了哦」。邊說著 ,小島Mina邊按下了點滴。

同時還要有人在一邊拍下安樂死的整個過程,最後視頻會提交給警方。


滴答 滴答 滴答

這是小島Mina,是所有人可以聽到的,最真切的,生命流逝的聲音。

「有太多的感謝,要對你們說。」

「真的沒有想到,大家來到這裡送我最後一程。」

她的語氣很平靜,甚至是積極的。

哭成了淚人的姐姐們,也上前安慰:「對不起,你很快就可以不用忍受這樣的痛苦了。」

聽到這句話,妹妹小島Mina笑了。

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慢:「我的身體沒有想象的那麼難受」。


逐漸的,小島Mina說話越來越慢,像開啟了慢速倍播放,每個字的尾音都拉得很長:「有你們一直陪我來醫院」。

我 感 到 很 幸 福。

說完這句話後,小島Mina安詳地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了回應。

幾分鐘的時間,結束了小島Mina的病痛和對未來的恐懼。

由於日本法律上不認可安樂死,所以姐姐們未能帶小島的遺體回日本,只能火化後撒在瑞士的一條河流之中。

5個月後,今年春天如約而至,小島Mina已經不在這個世上。兩位姐姐結伴來到公園賞櫻:

「她說她曾經幸福過,每當我們在想起這句話的時候,都能讓我們在這個世界繼續走下去。」

「 自己能選擇的死亡就不叫死亡」



相關畫面:

影片來源:YouTube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你可能會喜歡